美国和伊朗当局“交换人质”,“美籍华人间谍”被释放
根据多家西方媒体的最新报道,曾在2016年被伊朗方面以“间谍罪”关押的美籍华裔学者王夕越,已经被伊朗方面释放。 英国路透社在12月7日晚间的一篇报道中介绍说,王夕越是美国和伊朗当局通过“人质交换”的方式获得释放的。王夕越由伊朗方面释放,而被美国方面释放的伊朗人质,则是伊朗科学家苏莱马尼(Massoud Soleimani)。 两国政府也分别确认了各自国家即将被释放的公民的消息。路透社称是瑞士促成了这次人质交换,美国白宫也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感谢了瑞士的帮助。 王夕越的妻子对丈夫获释的消息十分激动,称“我们的家庭重新完整了”。 王夕越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一名历史学学者,曾在伊朗进行历史学方面的研究。根据过往的媒体报道,在2016年8月8日,王夕越被伊朗方面以从事“间谍活动”为名逮捕,当时他被指控试图拷贝走4500份文件和尝试进入伊朗图书馆中保密的区域。 有报道还称,王夕越在普林斯顿大学从事历史研究时,曾与该校一个名为 “沙敏和比扬・穆萨法尔・拉赫曼尼伊朗及波斯湾研究中心”(Sharmin and Bijan Mossavar-Rahmani Center for Iran and Persian Gulf Studies)的机构有过一些合作。然而,该机构长期被伊朗认为有西方情报机关的背景。 结果,王夕越在2017年7月被伊朗当局判入狱10年。在他于2016年8月被捕到如今获释期间,王夕越的妻子曲桦以及普林斯顿校方等,也为了让伊朗方面早日释放他,已经做出过很多努力。 图为王夕越的妻子曲桦在为他的获释奔走求救,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王夕越的事情之前也曾在中国国内引起过关注。尽管在中国北京出生的王夕越,早已成为美国人,拥有美国国籍,可在他被伊朗方面扣押后,一些西方和港台媒体却找到中国外交部追问过此事,询问中国外交部是否对王夕越提供过帮助。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说,“据我们了解,他不具有中国国籍”。随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也在介绍他的身份时透露,王夕越其实早在2001年时便随持有美国身份的母亲移居美国,并在2009年获得美国国籍。这都说明,王夕越的安危,是美国政府的责任。 可一些境外反华媒体却仍然想把这个美国和伊朗的事情“碰瓷”到中国身上,吃他的“人血馒头”。其中,台湾的“风传媒”甚至在今年8月时还在卑鄙地炒作说:中国这个“祖国”对他“见死不救”。 另一方面,这个王夕越确实在中国留下过一些人生的足迹。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在其官网上刊登的一篇对王夕越妻子曲桦的专访文章,就提到王夕越的姥爷(外公)是中国外文局一家杂志社的编辑,在这位姥爷的熏陶下,王夕越从小对外国语言和文化产生兴趣,尤其是印度、中亚和南亚的历史、文化和语言,后又开始涉猎伊斯兰文化。 这篇文章介绍说,王夕越在1999年时曾通过中国的赴印留学生奖学金计划前往印度学习,之后在2001年随其美籍母亲移居美国后,在2006年获得华盛顿大学的国际研究与历史学的学士学位,在2008年获得哈佛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的硕士学位,并在2013年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录取。 期间,网络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他曾在回到中国短住时,给一些留学机构做过留学讲座。 在2010年时,他还在阿富汗参加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项目。此事当时还被一些国内媒体报道过。但这些媒体并不知道当时王夕越已经获得美国国籍并自动失去中国国籍,称他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当地“唯一的中国籍雇员”。 在王夕越于2017年被伊朗当局判刑10年后,当时我们《环球时报》的记者曾通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获知,王夕越曾在伊朗“德呼大语言学校”学习,那里的中国学生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美国籍。 《环球时报》这篇2017年7月18日的报道还称,据与王有过接触的当地华人讲,他来伊朗后的住宿也是华人帮助联系的。王长得高壮,性格温和,也比较活跃。据说,王觉得伊朗人效率不高,就经常到几个高校去查阅资料,可能因此被学校内的伊朗情报人员注意到。 最后,虽然王夕越获得了自由,但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仍有至少5名美国人还在伊朗的关押之下。 于是,美国《华盛顿邮报》就在其报道中这样写道:“王夕越的获释,尽管让他的家人和朋友倍感欣喜,却也令那些家人仍被伊朗扣押的家庭,感到沮丧”。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eeandthehoot.com